iDickies
吞吐世界
iDickies

教室碎念

学生时代的某天,我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徘徊,那个地方叫做教室。 

教室的用途很多,最常用的就是上课,此外还有睡觉、谈恋爱、吃盒饭、看书(包括各种媒介的书,我记得那时候我带着自己过时的2D手机进去看书,不敢带3D立体图象的手机,怕悬浮在空中的图象漏了马脚,由此可见,过时的东西未必没用)之类,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上课上了这么久不可避免会审美疲劳,看相貌还算过得去的女的古文老师讲课居然不如一位老先生。可能是古文不太适合女老师教,尤其是太年轻的女老师。因此,相貌不一定会给老师的学问加多少分,而且,在大学里,老师也不怎么被我当回事,可能真的是书读得久了,审美疲劳了吧。好像大一的时候上课挺有意义的,到了大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读书也就那么回事,当一回事也并没有给自己增加多少经验。 

我不只一次地留恋过去的岁月,不只一次地听那首老歌《情人的眼泪》: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为了爱 
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 
一颗颗眼泪都是爱都是爱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为了爱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 
我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 
好春才来 
春花正开 
你怎舍得说再会 
我在深闺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深如海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为了爱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 
我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 
我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 

岁月就像负心的人,远离了自己的另一半追逐新的一天,日出东方,新树新花。我从来不对别人说我是个很痴情的人,我只说,可能有一种类型的女生比较适合我,就像银色月光下的杯子里的一股脑的黑咖啡只适合去调理深不可测的白牛奶一样。

也曾经和某个女孩一起走在星光下,只不过当时她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情,就像不久前我经历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期末考不及格一样。那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期末考不及格的理由居然是格式不对,冤枉的是老师等到我一切都做完了,才告诉我们格式究竟是什么。这,能怪老师吗?

我不太理解,于是在公共活动中讲纪律的时候一向规矩的我居然成了异类,仅仅是因为我写完毛笔的时间距离他宣布试卷格式提前了5分钟零28秒,这短短的时间促成了我学习历史上的一大败笔。于是,在我补考完之后整整一年没敢去碰毛笔,而且还有写字的恐惧症。 

大不了不写字了,我把毛笔洗净了,一挂就是我所说的一年。 

和她认识是一场巧合,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去上课,我通常喜欢一个人做最后一排,因为我鄙视那些占着前排却埋头大睡的某些女生一样,在最后认真地记着笔记。时间过得是如此正常,老师讲的是六朝文学,我也觉得日子就和六朝的文风一样绮靡,更多的成分是颓废,唯一清醒地是自己手中的笔,在横条纹的笔记纸上写得飞快,以便证明我没有虚度年华。 

我在老师刚放好新的课件前抢先把上面的内容记了下来,我的字依旧潦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字从来就没写清楚过,就像我的内心。因为某位写字的人说过,字如人心,可见我的内心是非常杂乱无章到了不可救药,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来拯救的地步。早就很少有人还会再用这么疲惫的方式记笔记了,现在每个人都是等着下课让老师把笔记放电脑上,然后一窝蜂地用远程无线USB快速而便捷地收到手机里。也许,到后面,人类就退化到没有四肢,只有一个发达的脑袋无所倚靠,却以为无所不能地控制着周围的一切。 

也许,日子就和挂在墙头的毛笔一样,没有水的滋润,然后分叉。

那时候,常常一个人乘公交出学校,随便找一个站下车,然后随便走,累了就找个马路涯子靠一靠,把全身的负荷转交给屁股。然后把视线散射开,望着车来车往,人左右行。我爸爸说的一句话很有道理,越是工业化的社会,人的步子迈得就越快。现在我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就像赶着去投胎似的,隔壁班的那个朋友比我更急,也许,我们就是这么疲于奔命才觉得生命有了意义。 

突然有兴趣在网络上搜索21世纪老祖辈玩的电脑游戏,惊叹于老祖辈喜欢的是一款款讲述三国故事的游戏的时候,我似乎有点明白我的老祖辈们的内心了,那是一颗颗不甘寂寞的心。渴望着唯才是举的机会,或者公平竞争的舞台,但往往乱世才出英雄,也只有乱世,才见真英雄,太平人终究是太平人,自己过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赞赏

上官莫一

文章作者

发表回复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iDickies

教室碎念
学生时代的某天,我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徘徊,那个地方叫做教室。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