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ickies
吞吐世界
iDickies

记忆倒带

回到宿舍,顿感疲惫。推开宿舍的门,小D似乎早就等候多时,一脸期待地伸出左手,往我衣服的右领抹了一把,有意捶了捶我胸口,说:“师傅,感觉还不错吧。” 

   “正常吧。” 

“说!是什么样的美女啊?”小白立刻从屏幕中把眼睛解放出来,冲我注视着,想在我身上找到什么。平常看书的认真劲都转移到我这里了。我又没带什么,难道我身上有传说中的古代汉语考试的笔记吗?不要这么认真嘛。一副要在我身上画答案的架势。 

   “好了好了,我们的师傅在这方面依旧是那么矜持。看他脸都红了。”小D还是那么善解人意。 

   “小H呢?”我看见他的位子空着,一罐刚喝完的酒罐子摆在叠好书的桌子上,显然今天他的诗意又大发了。这时候准抱了吉他上楼顶看星星呢。以前还出现过手机不带,漂流在这个占地23000多平方米的地方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真的很潇洒,可以随心所欲像他家乡的鲤鱼一样,不必担心被抓住,反而在这个校园里深深享受着难得的机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用机遇这样的词汇。反正就像我常常用彷徨来形容我的日子一样。

我从桌子底下摸出一包牛奶,撕开塑料袋,拿出吸管,插入牛奶盒子中,看看手表,晚上9点半了。牛奶盒子是淡淡的蓝色,在桌灯的照射下在我的手心投下半圈渐变的黑影,如听音乐一般,我开始倒带。

 为什么会遇到我们班的女生?为什么她们每个人对待我和小蝶在吃面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为什么面是卷心菜虫做配料?为什么小蝶会和我一起吃饭?为什么小蝶向我要笔记本?为什么上课的时候小蝶会坐在我旁边?为什么她要戴一个蓝色的蝴蝶结?为什么后排会有一个水瓶子?还是珍珠黑?

带子倒到了规定地点,停止,等待播放。 

这一切都没有答案,在倒带的时候,我似乎回顾了所有现象,却捕捉不到任何细节。我还是那么迟钝。我试图回想了一下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晚上9点半的所有,但是我想不出什么结论。我说过,我不是很喜欢和辩论队的人玩辩论,辩论是需要逻辑的,无论是正辩还是诡辩。推理也是需要逻辑的,最不擅长的就是这种推理。一种只要求用圆规、直尺来作图的感觉。很像小时候做过的几何题,请用尺规给一个角划角平分线。给你的线索就是这么点,却要你完成一个唯一的答案。什么世道? 

 对啊,她还没把笔记本还给我呢。今天什么事情都记得,就是这个忘了。喝完牛奶,赶紧给她拨了电话。 

 “是小王啊?哦,忘记把笔记本给你了。光顾着吃饭呢,哈哈……”她倒显得很轻松,我今天听了什么没有它就全部不知道了。“这样吧,明天你们还有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吧,我那时候也过去好了。就这样咯……对了,帮我占个位子哈!” 

放心吧,后排在现当代的课的时候更可以给你一种独立的感觉,你大可以坐后排继续那天的神游。那个老师很受欢迎,但对我而言,不至于胜过拿根吸管在他眼皮底下喝牛奶的冲动。

每天的牛奶都是两盒,睡醒一盒,睡前一盒。喝完今天第二盒,距离睡觉的时间也不遥远了。 

尺规作图,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刻薄,那量角器不是白买了?经常练习这个环节的那个年代,我很困惑和纠结在这一点上。就像我现在很纠结在小蝶的突然出现上。她是突然出现的,绝对不在我的意料之中。先睡觉好了,我爬上了床,拉了蚊帐,身板躺在床铺上。 

如果主动的话,师傅现在绝对不会单身。在一次同学生日PARTY上,某男子很认真地告诉我。 

但现实是,就算你主动,对方不想当你的从动轮,你一个人能发动远离单身的引擎吗?我就这么告诉他。 

 我不知道是否有女生喜欢我,但至少我知道我自己喜欢什么牌子的牛奶,什么牌子的牛奶适合早上喝,什么牛奶适合当睡前催眠餐最有效果一样。我毕竟喝了二十来年的牛奶吧,但我可没谈过二十来年的恋爱。

赞赏

上官莫一

文章作者

发表回复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iDickies

记忆倒带
我不知道是否有女生喜欢我,但至少我知道我自己喜欢什么牌子的牛奶,什么牌子的牛奶适合早上喝,什么牛奶适合当睡前催眠餐最有效果一样。我毕竟喝了二十来年的牛奶吧,但我可没谈过二十来年的恋爱。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12-07